时隔130年 马江海战军用海图重回马尾

新濠开户网址

2018-11-09

您所在的位置:>>>>正文时隔130年马江海战军用海图重回马尾 2014-07-2410:13:22 来源:马尾新闻网  海图上的航道航线还十分清晰杨洛雅(左三)和郑建东(右三)代表捐赠海图  7月16日,一套十九世纪绘制的前南洋水师军用海图历经百年重回马尾。 这套完整的海图曾随“济安”、“飞云”两舰督带杨瑞廷参加马江海战。

当天下午,杨瑞廷的后裔在马江海战纪念馆内捐赠了这套珍贵的历史文物。

  百年海图为船政学堂绘事院“出品”  在马江海战纪念馆内,11卷海图徐徐展开。 记者看到,每张海图虽因为岁月久远而略有破损,但海图上标有的南中国海海疆水道航线和海军执行任务时记录下的航道航线还十分清晰。 图上字体为繁体字,均详细画出广东北部湾、珠江口、香港、澳门、汕头、汕尾、韶安、厦门、台湾澎湖、淡水、基隆、福州、马江口、浙江镇海、石浦等沿海岸线和航道的最近距离,港湾水道和炮台锚地位置,登陆地点等等,具有极高的史料研究价值。

  在用宣纸绘制的海图上,记者看到了几片斑黄的痕迹,杨瑞廷玄外孙郑建东告诉记者,高外祖父杨瑞廷曾带着这些海图从马尾港出发,参加1884年的中法马江海战,海图浸泡过海水,这些痕迹应该是那时留下的。

  马江海战纪念馆副馆长王晓芹向记者介绍,杨瑞廷是广东番禹人,同治六年被左宗棠升为三品花翎顶带参将副将补用,后为中法战争中任舰的督带,官衔为二品官。 中法马江海战,他所在的“济安”舰被击沉,他身上七处中弹负重伤,跌落下海后获救,由福州转至上海治伤,1898年左右伤重不治转回广州,不日死亡,葬于番禺县石壁(碑)(即现广州造船厂内)。   时逢甲申中法马江海战130周年之际,纪念馆曾多方查找与联系参加过海战的家族,“此次征集到的这套图是我们迄今为止看到的最完整的马江海战参战海图,它曾在马尾造船厂内的船政学堂绘事院绘制印制,可以看到当时船政先驱们的细致与严谨,福州马江海战纪念馆重新布展后,这套军用海图将作为重要文物对外展出。

”  一套海图情牵一个家族的心愿  当天下午的海图捐赠仪式更像是一个心愿达成会。 当第五代玄孙女杨洛雅女士将海图交给马江海战纪念馆馆长胡珍宝时,来观礼的家族后裔们绽开了最开心的笑容。

  “高祖父曾有遗言,待他死后,一定要把这套海图无偿归还给国家,就是这句话让我们五代人铭记了百年。 ”对于这套跨越百年的海图,杨洛雅和郑建东有许多故事要说。

  “归还”海图,杨家后人想了很久。

历经战乱、文化大革命,海图的“回家路”颇有坎坷。 杨洛雅告诉记者,听父辈说,大家为了保护海图特地将其藏在阁楼里,“怕我们说漏嘴,当时父辈们也从来不说这段历史,不提及这件文物。 ”  “1988年的一天,我的舅舅(杨洛雅的父亲)杨志中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到福州马尾,那里曾是祖辈参加战争的地方。

而且要去到昭忠祠,看看那里有没有高外祖父的名字。 ”这通电话打完后的两个月,在南宁工作的郑建东机缘巧合有了一个来福州出差的机会,这一年,他第一次来到了马尾。 “我从台江坐船到马尾,拍了几张马尾港的照片,来到昭忠祠,但遗憾的是,馆内镌刻的都是在海战中牺牲的将领、士兵的名字,并没有负伤的杨瑞廷的名字。 ”回到南宁后,他向舅舅介绍了所见所闻,“他老人家特别开心,这辈子他因为忙于工作一直没有到过福州,这也成为了他的一大遗憾。

”  1992年,心有牵挂的杨志中经过几番寻找,联系上了马江海战纪念馆。 不久后,就在当时的纪念馆负责人寻找到广州杨家时,留下的联系电话突然成了“空号”。

“那时电信局更改了我们区域的电话号码,就这样我们与纪念馆失去了联系。 父亲去世前一礼拜,原本已经无法说话的他开口对我的母亲说起‘捐赠海图’的事,他让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

”  十年后,退休的郑建东来到广州,与表妹杨洛雅提起父辈们的遗愿,俩人决定一起把这件事完成。 “去年11月,我们来到马江海战纪念馆,这一次谈得非常顺利。 今天我们能将祖辈的遗愿完成,感到非常开心,百年来一直牵引在心中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  记者林颖/文陈晓静/图。